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再次出發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周永煜2018-10-24 17:52:13
瀏覽字號:
0

  昨天晚上讀白巖松老師在琦君講堂的第一講 : 我的故鄉記憶。白老師說,這是他進入50之后,開啟51歲生涯,也是再次出發。

  今天,10月17日,早晨我收到巜山西經濟日報》的鏈接。9月11日晚上,收到《1度》的鏈接。45歲的我,也將再次出發,開始在文字天地里蹣跚學步。

  曾記得高四那年,再次出發。

  高中三年我學理科,高考落榜。高四重新選擇改學文科。到今天高四一年的時光,依舊歷歷在目。二哥陪我去山陰三中補習班報名。班主任趙老師是我們縣城高中非常有名的政治老師,每年代補習班,如果放在今天那就是實驗班。他老人家一聽我說原來學理,補習要學文,一下子就從椅子上站起來 : 這怎么能行!別人學三年還那么費勁,你一年,這不是瞎鬧嘛!我說 : 我想試試。趙老師上前一步,瞪著我 : 想好了?我點點頭。二哥在旁邊說 : "她自己決定了,趙老師就讓她試試吧。"趙老師坐回椅子上,滿臉嚴肅。我知道老師在為我擔心。

  第二天背上書包去文科補習班,走到教室門口,恰好一男生要出門,我倆一門里一門外,男生瞥了我一眼,說:"咦?想理轉文,一年成?"看來他認識我,我到今天也不知道他是誰。不過那眼神那口氣,刻在我的心里。說不清是嘲諷還是懷疑。我白了他一眼,一句話也沒說,徑直走向座位。

  其實,那時我的想法很簡單 : 不能走母親的老路,在家圍著鍋臺轉,出門臉朝黃土背朝天。

  高四是無畏的。無畏早起,無畏遲睡,無畏餓肚,無畏異樣的眼神。破釜沉舟,背水一戰。眼里,心里只有兩個字 : 學習。用當時一起補習的同學的話說 : 那伙不要命了。因為他們每天天不亮到校,就看到文科補習班里已經有一只蠟燭,一個人。

  記得最清楚的一次,女生宿舍進賊了。每天一個人摸黑去教室的我,不敢早起了,但是到點自然就醒了,可又不能起來,因為一點蠟,一翻書會影響宿舍同學休息。堅持了一星期,感覺也沒啥事,就硬著頭皮爬起來。靜悄悄的走廊,黑乎乎的校園,從宿舍小跑著來到教室門口,趕緊點著蠟,放在窗臺上,開門,伸手可見五指了,轉身進教室,關上門。走向座位,開始背書。

  現在看來,那時的時光多么美好!心無雜念,專心讀書!

  高考那天住在四舅家,四妗在家給考生做好吃的,四舅領上小表弟小表妹接我。最難忘的是考數學那天。從小數學就是我的軟肋,因此一出考場,四舅急得直問:"數學怎樣?"我得意洋洋 : 120!成績出來后數學是119。這是我數學考試最驕傲的成績。

  高考之后,等待分數的日子已經模糊,只記得看分數那天,沒敢從學校大門進去,學校北面有個小門,就從小門去,沒想到進門就看到老馬,跳著朝著我大叫 : 考住了!考住了!理轉文,一年成!

  高四,再次出發,教會我,奮斗是人生必修課。

  45歲,再次出發,必將一路荊棘,一路芬芳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篮球火第一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