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十月,長椅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周永煜2018-10-11 10:45:01
瀏覽字號:
0

  十月,長椅

  十月,恍惚間一周悄然流逝。

  十月,街道兩旁,一排排楊樹換金顏。我從樹下撿起一片黃葉,做個書簽吧,給十月留個念想。校園里,"嫩于金色軟于絲"的柳枝不見了,留下挺拔粗壯的枝干,等待來年"一樹春風千萬枝"。剪去是為了更好的長出。

  十月,陽光暖暖的,溫和中透著一絲涼意。如果有風的光臨,就近乎寒冷了。公交站牌下,幾個愛美的姑娘一邊引頸翹首,朝公交開來的方向張望,一邊不時拉拽著那九分褲,真是褲到冷時方恨短,呵呵!站牌后,路旁,兩條長椅,大約六七位老人結伴而坐。其中一位老人,脖子上系著一條白色的小紗巾,估計七十歲左右。她掏出手機,用不太靈活的手指滑動屏幕,滑過來滑過去,終于出來一位大美女。"看,看,這是我女兒!在醫院上班,護士長。我這衣服里里外外全是女兒買的,女兒好,女兒好!這是我兒子,長得好看吧!左邊是孫子,右邊是孫女。" "你可真有福!"旁邊幾個老伙伴滿臉羨慕。老人笑了,眼睛瞇成了縫,滿臉的皺紋也似開了花,那一道道皺紋都該有一個個歲月的故事吧。偶有一絲風吹過,輕輕撩起老人的白發,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頭。可敬可愛的老人,他們的人生如這金秋十月,滿是收獲,兒孫滿堂,膝下成歡。

 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愿天下老人,安好!

  早晨,真好!

  早晨,太陽不冷也不熱,恰好。在操場上走幾圈,活動活動筋骨。

  淺綠的草坪,灰紅的跑道,藍天,白云,綠樹,偶爾飄下的黃葉,舒服地躺在草坪上,空氣中有一絲絲的風,輕輕拂過我的臉,微涼。

  漫步于操場,安安靜靜真好。準確地說"安靜"用得不對,因為校園里從每個教室不時傳來老師們抑揚頓挫的講課聲,孩子們朗朗讀書聲,偶爾會有稚嫩、甜蜜的歡笑聲。說"安靜"是因為我的內心是安靜的,所以這些美妙的聲音并不影響我讀書寫作。

  在長椅前坐下,太陽曬著后背,暖暖的。從包里掏出隨身攜帶的筆、本、手機,讀郭學萍老師的文章《藏在書信里的愛與情》。郭老師是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第二實驗小學副校長,特級教師,這學期兼一年級語文。郭老師每日一文,我每日必讀。這篇文章是郭老師對南北朝時詩人陶弘景的《答謝中書書》的個人解讀,很美!樸素的文字,悠遠的故事,如涓涓小溪流入讀者心底。讀著不由想起也是南北朝的吳均的《與朱元思書》,想起家中書柜里那些塵封已久的書信,想起書信年代那刻骨銘心的美好情誼……

  早晨,真好!

  秋天的雨,雨中的我

  秋雨,連續幾天,氣溫驟降,好冷啊!加衣,加溫,租的家是一樓,格外的冷!所以啟用了電褥,暖霸,很管用。

  一場秋雨一場寒,十場秋雨要穿棉。看來今秋兩場秋雨就可以穿棉了。

  雨,下下停停,大大小小。古往今來秋雨好像帶給人們的大多是冷意、愁情、傷感,不過我沒有這樣的感覺。我,依然是平靜而忙碌著。迎著雨上班,腳步匆匆了一些。回家乘公交車在雨中沉靜,戴著耳機聽音樂,世界的一切都對我無絲毫影響。一心一意給孩子做飯,隱約聽得見屋外秋雨時大時小,敲著路面,打著窗玻璃,偶爾抬頭望外,只見水洼里雨滴歡快蹦跳,密密麻麻,起起落落。下午放學老漢來接我,我們一起穿越朔州南北,一起回家,一起吃大燴菜,一起去送車,一起打奶,一起給兒女準備夜宵,一起等待孩子回家。11點左右孩子回來,鞋子濕了,褲腳濕了,我大叫:"冷呢哇,明天加衣服!""不冷"兒女都這樣說,我驚訝之余只能感慨:年輕真好!孩子也驚訝:媽,有那么冷?"哈哈??"我們四個都笑了。

  屋外雨仍在繼續,屋里客廳四把傘:粉的,紫的,綠的,咖啡色的,廚房四個人吃,喝,說,笑??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沒有了

責任編輯:康曉玲

返回首頁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篮球火第一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