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天涼好個秋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霍文亮2018-10-09 17:12:25
瀏覽字號:
0

  經過了“七月流火”的太陽依舊東升西落,依舊恁大恁圓,熱情卻明顯低落下來。氣溫在一天天做著減法,世界接到誰的指令般,很快從形聲色味諸方面發生著變化。

  你看,早晚的涼爽透溢著涼颼颼的氣息;亭午時分倒是暖暖的,頗宜出行。街頭巷尾原本炫露在眾眸里的玉臂美腿,害羞似的半遮半掩起來。超短裙、小褲衩、露臍衫之類性感十足的服飾,毫不情愿地從摩登女性的身上退役 。取而代之者,由于色彩的不鮮艷和款式的不豐富,讓她們的綽約風姿大打折扣。

  其實,在感知時令變化方面,人的敏感度始終比不上草木蟲花之流。當日歷翻到“二十四節氣”之“立秋”,楊柳不再是“碧玉妝成一樹高,萬條垂下綠絲絳”,淺灰淺灰的,像落了一層塵埃。就連那生命力頑強得出了名的榆槐,也不堪歲月的侵蝕,開始形容枯槁地泛出土黃色。墻根喜歡攀緣的青藤,不聲不響地溫習著夜間幽會嚴霜的蜜事,青天白日紅撲撲著臉蛋,好一副心事重重的幸福模樣。這個季節的田野處處呈現出豐收的景象,縱橫散發著不可抗拒的魅力。難怪“以食為天”的鳥雀流連其間,樂不思蜀,遠離了庭院,冷落了枝頭。

  在黃土高原這塊祖祖輩輩耕耘的厚實的織被上,河水潺湲得更歡了更澈了;唱主角的玉米袒胸露粒,用大片大片的金黃譜寫著秋的樂章;零星點綴在其間的紅高粱,一株株一棵棵,驕傲地挺著腰板,用裸露在外的飽滿證明著自己的不辱使命。

  隨著狼尾巴粗的谷黍成垛成捆地堆積打谷場,一窩一窩的土豆被掀翻出土,夏日里無比活躍的蛐蛐蟈蟈漸次緘默,坦然地等待著下一個生命輪回的來臨。不久,就該嘆為觀止,被我奉為神鳥的鴻雁雄姿登空了。小時候,我每每極目翹望它們在絮云若浪,瓦藍如洗的天穹中排“人”布“一”,悠然南徙,便幻想聯翩。看著看著,我就成了雁群里一個分子遠走高飛了。

  一年好景君須記,最是橙黃橘綠時。四季的交替變換無疑是宇宙間最大的節拍。世上萬物唯有遵循這個旋律闊步入秋向冬,才能奏出自己的最強音。即使不能碩果累累,芬芳四溢,也畢竟怒放過嬌妍和翠綠。哪怕到頭來像流星一樣乘化隕落了,“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”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”的全力付出,也會讓自己“問心無愧”“樂天安命”的。

  想到這些,剛剛還為“馬齒徒增”而慨嘆的我,一下子釋然了,打開手機上的音樂軟件,和唱起烏蘭圖雅的歌曲《送你一首吉祥的歌》……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篮球火第一部